資料來源 : http://km.cca.gov.tw/myphoto/h_main.asp?categoryid=24

 

文 / 中央社攝           (下載廣播用---->)   


  若你不想下載或閱讀,可以用[聽的]  (發音還不錯聽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www.youmaker.com/

 

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日,距離日本帝國殖民台灣三十五年之後,位於台灣中部的霧社山區,爆發了一場震驚島內外的泰雅族原住民流血抗日事件,憤怒的風咆哮控訴著,日本人不斷地不斷地欺壓、凌辱,已讓天地同怒。


這場驚天地、泣鬼神的抗日事件,導火線是因為一場婚禮。一九三零年十月,現今霧社地區泰雅族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的家中,正在為族中一對青年男女舉行婚禮,一名日本警察吉村正好經過門前,莫那魯道的兒子塔達歐莫那遂請他進到屋子裡,並向他敬酒。
不料,吉村竟以塔達歐手不乾淨為由,不願接受敬酒,但塔達歐仍然強迫他要喝,吉村見狀,竟以手杖敲打塔達歐的手,雙方進而扭打成一團。隔天,塔達歐自知惹不起日警,遂又帶了一瓶酒前往派出所要向吉村賠罪,但是吉村怒氣未消,拒絕了他的道歉。
事情至此已呈僵局,四處瀰漫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繃氣氛,因為,導火線的另一端,是一個長期遭受日人欺壓的情緒炸藥,一旦被引爆,連風也要為之顫抖不已。
就大的面向來講,經過日人領台初期與原住民多次血腥衝突後,第五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(任期自一九零六至一九一五年)訂立所謂「理蕃政策」五年計畫,採 取更加嚴酷的手段,一方面加強出動軍隊及警察隊,逐漸延長隘勇線,打算以進一步的武力及生計封鎖方式徹底征服原住民,另外還不斷地強制其勞動,動輒鞭笞致 死,或是欺淫婦女,這種高壓而野蠻的統治方式,自然加深了原住民心中早已埋下的怨懟與仇恨種子。
而對霧社一帶的原住民而言,他們長期壓抑的憤怒,一則是因為在霧社事件發生前,當地的原住民已被動員從事很多不堪負荷的勞役,日本警察不 但威逼甚嚴,而且對於原住民已經非常低廉的工資,還有帳目不清及存心欺騙之嫌;二是領導霧社事件的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,他的妹妹先前曾嫁給日本巡查,但 數年後卻被拋棄,讓整個馬赫坡社的族人都十分憤慨;加上馬赫坡社與鄰近社群過去因不斷與日方武裝衝突,成為日人所謂「理蕃」政策的高壓中心,族人的怨恨更 甚。
在這種新仇加舊恨的狀況下,當塔達歐受辱回到社內後,莫那魯道等人便決定先發制人,除馬赫坡社的壯丁外,他們還獲得同屬原住民霧社群中的斯克社、塔羅灣社、波亞倫社、羅多夫社及荷歌社等六社勇士的奧援。
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,霧社公學校的操場上正要舉行一場聯合運動會,當全體與會人員正肅立地看著日本的太陽旗緩緩升起時,一名原住民青年突然持刀衝進操場,二話不說,便舉刀將台中州理蕃課顧問管野政衛的頭當場砍下,現場一陣驚愕。
此時,原先便已埋伏在學校四周的原住民青年隊也一擁而上,四處追殺驚慌失措的日本人,現場血流成河,哀嚎聲不斷;而由莫那魯道統率的壯老年隊也跟著發難, 他們沿途襲擊當地各個警察駐在所,以及郵政局、警察及教員宿舍、日本商店,並切斷電信電話線,劫收武器彈藥等,總計事件中共有一百三十二名日本人死亡、兩 百一十五人受傷,另外還有兩名漢人因穿著和服也遭到誤殺死亡。不過,日本人的反擊動作來得又快又殘酷。當日人嚴重死傷的消息傳到總督府後,總督府立即決定 要嚴懲這些「暴民」,日本當局從台北、新竹、台南等地調動大批軍隊及警察,向霧社地區強行進攻,頑強的原住民反抗組織則且戰且退,最後退到馬赫坡岩窟內。
不過,日本軍警繼續以山砲猛轟岩窟,再以飛機轟炸,並投下勸降傳單,又利用莫那魯道的女兒馬紅莫那帶著酒進入岩窟內,企圖誘使莫那魯道等人投降,但起事的原住民領袖仍決定堅決抵抗到底,此時,日方竟不顧國際公約的禁令,派出飛機投下毒瓦斯,殘忍地攻擊已退無可退的原住民勇士。
莫那魯道眼看大勢已去,為了不遭日本人羞辱而死,他和十多名親信先擊斃家眷,然後自殺,其他許多原住民婦女及小孩等,也隨後集體自縊死亡,同時自殺的還有花岡一郎及花岡二郎兩名原住民青年,他們留下了一封遺書說:「蕃人之公憤,蓋因勞役過多方纔引發此一事件」,為這些生命的逝去,做了一個具有社會政治意義高度的註釋與喟嘆。
總計這場震動各界的霧社原住民反抗暴政事件,歷時五十多天才告暫時平定,參加起事的霧社六社原有人口約一千四百餘人,事後僅剩約五百人,而總督府則在事平 之後,以主謀罪將六社十多名頭目處死,並將其餘族人遷往羅多夫及西寶兩處收容所。次年(一九三一年),日本警方竟唆使親日的原住民突襲兩處收容所,造成兩 百多名霧社事件的倖存者遭到殺害,殘餘的不到三百名原住民又被總督府強迫移住到川中島(今仁愛鄉清流部落。)
霧社事件在日本統治台灣的歷史中,當然是一件引人矚目的大事,尤其是對於原住民的感情與記憶來說,那是對於不公不義的統治手段一種生死存亡的抗爭,沒有這種抗爭,原住民早就消失在山嵐樹間,沒有這種抗爭,原住民又有什麼凝聚社群與驕傲子孫的英雄故事與精神?
另外,對於從一九一五年以余清芳等人為首的「瞧吧年事件」血腥落幕後,即被迫走向「非武裝抗日」路線的漢人而言,霧社原住民的奮勇起義,多少還支撐並延續著台灣人對於日人統治的絕不屈服心理,還一直提醒著台灣人日本殖民政府的殘暴本質,提醒著民族尊嚴與公理正義的不斷追求,直到赤炎跋扈的太陽旗在台灣島降下為止。
至於統治者方面,霧社事件發 生後,總督石塚英藏和台中州知事也於隔年一月雙雙下台,總督府高壓式的「理蕃」政策也做了適度的調整修正,但是,經過十年軟硬兼施的治理,在一九四一年太 平洋戰爭爆發後,日本殖民政府竟利用原住民善良質樸的天性,徵用了大批原住民青年,組成所謂的「高砂義勇隊」投入東南亞戰場做軍伕,包括後來徵募的青年, 約有兩萬多人(當時全島原住
民僅有十五萬多人)被強迫送往戰爭的前線,結果許多人因而客死異鄉,連靈魂也無法和他們飄盪在霧社家鄉的祖靈相聚。
一九五一年,國民政府在霧社興建莫那魯道紀念墓園,牌坊上寫著「碧血英風」四個大字,以表彰當年那段慘烈的往事,對於來台不久的國民黨政權來說,這是必須 要擺的一種籠絡姿態,也是一種爭取台灣島民認同的統治手段,但對於當地原住民來說,這一切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,重要的只是,他們要如何以和平的手段,來完 成莫那魯道等人用熱血、用生命爭取的一個想望,一個得到尊重、認同的生存環境的小小想望罷了
莫那魯道紀念墓園的高點遠望群山,不曉得有多少純樸的心靈在其間默默地禱祝上蒼?又有多少顆星子能夠回應他們熱切的期盼?(鄭懿瀛)

 

創作者介紹

lo桑的家

lono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