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 : 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8/09/30/38-2342829.htm

 

海角七號後 魏德聖再挑戰原住民歷史片【賽德克巴萊】

為了拍出電影【海角七號】,身兼編劇和導演的魏德聖舉債3千萬,如今票房突破2億且佳評如潮,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夢想;而他從10月起將暫別【海角七號】的宣傳活動,著手開拍原住民對抗日本人的霧社事件,要完成4年前就籌畫拍攝的【賽德克巴萊】(Seediq Bale)。

日本人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,比森林的樹葉還繁密,可我反抗的決心比奇萊山還要堅定。」在【賽德克巴萊】預告片中可見,塞克族人因不滿日本人的統治而群起反抗,且故事主軸圍繞在領導人物莫那.魯道身上,這也是歷史中有名的霧社事件。

對魏德聖來說,此片不僅是探討民族的戰爭,也探討兩方對信仰的堅持與衝突。塞德克民族的男子必須「出草」獵回人頭、女子必須有好的織布技術才能 「紋面」,唯有紋面才能結婚且擁有後代,成為一個「賽德克‧巴萊」(原住民語言中指真正的人);然而這些原生信仰與尋求祖靈庇祐,在當時的統治者日本人眼 中卻是惡習,且用高壓武力逼迫塞德克民族停止,才讓他們群起反抗。

在【賽德克巴萊】故事的結局,雖是日本人平定了霧社事件,但日本將軍並未為自己的戰功欣喜著,而是看著滿山滿谷的櫻花感嘆,「為何在台灣看見了日 本帝國失落百年的武士精神,是不是這裡的櫻花太紅了?魏德聖說,櫻花是日本國花,綻放與豔麗就是武士精神,但台灣的櫻花卻更豔紅,這一句櫻花太紅的歎息 會帶給觀眾想像空間,這也是他最嚮往的藝術境界。

據悉,魏德聖在1997年從一起新聞事件中,發覺了霧社事件背後所隱含的塞德克信仰,值得藉由影片紀錄與發揚,於是先在1999年創作出【賽德克 巴萊│Seediq Bale】的劇本,並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;再從4年前開始,自籌了兩百萬製作5分鐘宣傳短片,且架設官方網站做為募款的管道。然而最後募款行動並未成 功,該片的製作計畫無望。

如今新聞局為了激勵國片而修正國片補助辦法,只要票房破5千萬,就可以拿到票房20%的獎勵,也就是魏德聖將可因為【海角七號】大賣,獲得約2千萬的資金,讓原住民歷史大片【賽德克巴萊】有了完成的機會。

雖然2000萬台幣的獎勵金和魏德聖初估的1000萬美元的預算仍有很大的差異,但有了【海角七號】的鼓勵,相信其他資金也將會入注,魏德聖也 說,他之前因為找不到錢去拍這部史詩電影,只好轉拍成本較小的【海角七號】,雖然都在原始森林拍攝的【賽德克巴萊】,成本要「好幾個億」,但希望這次籌資 順利,不要再揹債拍片。而他也誓言要將該片完成,挑戰另一種國片風格,讓全世界、讓大家知道台灣電影也很好看。

創作者介紹

lo桑的家

lono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